玻璃灯
看书神 >都市现言 >囚她

囚她

状态:连载中 最新更新: 第3章(2024-06-23 23:35:36)

《囚她》是一部豪门纠缠小说,其中的主人公分别叫做方元霜、段寒成,“明月好”的又一作品。全文简介:在过去的那些年里,方元霜一直都在纠缠段寒成,没有一刻停歇过。为了能够离他更近一步,小心翼翼的打听他的喜好,收藏他的东西,还主动的创造相遇的机会,可是这样的付出,让方元霜就如同飞蛾扑火,最后粉身碎骨。如今那些事情都已经成为了过去式,现在的她只想过平静的生活……

《囚她》节选试读

开车路过分部,二十六层还亮着一束光,这些日子,方元霜都跟着宋止在这里工作,她大学读过工商管理,很早就被安排进家族集团工作过,生意头脑比周嘉也强得多。

她自己的爱好是画画,十六岁就开过画展与钢琴独奏会,她的前半生是璀璨夺目的。

要是换作过去,别说是宋止,就算是徐京耀这种半路发家的小门小户,连她的头发丝都摸不着。

段寒成站在周氏分部外,他的视角可以窥见茶水间的一幕。

方元霜亲手做了宵夜送来,每一份都很精致,摆在宋止面前,与他在微弱的光芒下分享,她的笑还是清浅的,但出自真心。

不知宋止说了什么。

方元霜握着茶杯,垂眸浅笑,面庞多了层红润的气色。

她对宋止,倒是比对段寒成更用心。

“你不用亲自下厨,我随便吃点就好。”宋止的眼中是有疼惜的,很浓重,无法掩藏,“你的手不是用来做这些的,你应该去画画弹钢琴。”

她的天赋与才能到哪里都是数一数二的,不该就此荒废下去。

方元霜小幅度摇头,“这么多年,我早退步了......”

她的手生了茧,在劣质洗洁精水中泡过,不再适合触碰昂贵的乐器与画笔,也曾因为耐不了高温摔了餐厅的盘子而被亲生父亲责罚。

被踹翻在地,电线抽打皮肉之后她就长了记性,记住了疼,下次不管多热的汤盘,都可以咬牙端着。

现在只是做点菜而已,算是幸福的了。

宋止的手搭上来,他不嫌弃方元霜生疮的手指,轻声宽慰,“怎么会,你这些天帮我查账目,不就做得很好吗?”

竟然会有人说她好......

方元霜眼中闪着盈盈泪光,亲生父亲骂她赔钱货,要她去卖,养父母将她丢弃,警告她不要再犯错,只有宋止夸她好。

本想要感谢宋止,他的眸光一聚,定在了方元霜的腕子上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
袖子在摩擦中往高处滑去,露出了小臂上的几道疤痕,方元霜慌忙遮掩住,宋止却已经看见了,他轻扶眼镜,严峻了几分。

“是我不小心划到的。”方元霜找了借口搪塞。

宋止不蠢,“那怎么会留疤,还是那么深的疤?”

“真的没什么。”

方元霜逃避着起身,“时间不早了,我先回去了。”

“等下,我送你。”

“不......”

“周董找我过去,顺路。”

在车上,方元霜时而露出痛苦挣扎的表情,时而平和,但都是转瞬即逝的,小臂手腕上的疤的确是她自己划的。

那是不怎么值得回忆的经历。

讨债的人追上门,父亲弃车而逃,将她锁在车里吸引注意力,没成想那群人没上套,她就那样被关在面包车中。

车里什么都没有,门被反锁。

将近两天,滴水未进,车子里只有一把美工刀,刀片太薄,破不了窗,开不了车门,在快要渴死时,方元霜的手腕被划破,血流了出来,她试探着含住伤口,让血沾湿了嘴唇,那种腥甜的,伴随着疼痛与汽车中氧气缺失的味道,是她的噩梦。

送方元霜上了楼,宋止转身进了周苍的书房。

周苍快速瞥了眼,继续处理手头上的工作,语气轻快,像是唠家常那般,丝毫没注意到宋止面上的凝重。

各位书友要是觉得《囚她》还不错的话不要忘记分享哦!分享网址:https://www.kanshushencom.com/read/QiuTa9.html

囚她章节列表
第1章
第2章
第3章